年收入5000万,一条广告80万,美食短视频赚钱到底有多狠?

去年成功出海并占领Youtube 中国区前三名的“办公室小野”、“李子柒”以及“滇西小哥”都来自美食圈,据海外KOL网红营销平台NoxInfluencer分析,“办公室小野”光Youtube 单月广告联盟收入就达459万,一年分红预计5508万;而李子柒单个视频合作费用高达80万,一年广告分红预计达4452万元。

同时据卡思数据报告显示,2018—2019年,美食成为抖音和快手增粉最快的TOP4 KOL内容类型,在快手垂类内容中美食领域增粉占比高达11.60%,位居第二。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抖音VS快手:抖音/快手增粉最快TOP500KOL内容类型

美食垂类似乎悄然成为创作者入局短视频的优势领域。

一、美食类短视频可以怎么做?

据果酱妹的不完全统计,抖音、B站美食区top 10的创作者里,有七成都是因为自制美食走红,而曾经“大胃王”遍地的快手则占比一半。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抖音、B站数据来自飞瓜数据美食类视频8月榜;快手数据来自“新快”美食类短视频榜单

1、美食制作

美食制作是大众接触到美食类短视频最早和最为广泛的一个方向,从最早的美食教程到现在,以此为核心衍生了不少风格迥异的新生内容。

“美食+生活”,中国第一网红“李子柒”和“日食记”都是用美食记录生活的代表性KOL,精美的场景和格调满分的剪辑,给予用户沉浸式体验,主题鲜明的场景感是这类美食视频的最大特色。同类型的还有抖音博主“寻味旧时”,八九十年代的布景及餐具“神还原”为它攒粉741.7W。

但同时,每一帧高质量的画面都在烧钱,该类美食视频适合资金充足的专业短视频团队去操作,小团队或者单打独斗的创作者不易模仿。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美食+家庭”,相比前者,这类美食视频的参考性更高,美食部分主要为常见食材烹制的“住家菜”。剧情方面以博主为主角,逐渐解锁不同家庭成员角色,整体呈现氛围为“和睦”“搞笑”“互损”等。

抖音博主“麻辣德子” 、快手主播“农村会姐”的视频里烹调的都是朴实无华但让人食指大动的家常菜,家人间的相处方式容易让用户共情。在急速下沉的抖音以及接地气的快手,这类视频颇受欢迎。

“美食+剧情”,在争分夺秒的单列信息流里,想要在几秒内抓住用户眼球,单靠美食教程很难胜出,所以在开头通过趣味剧情引入成为不少美食博主青睐的玩法,如快手主播“可爱的QQ”每次要介绍视频主题前都以与男朋友的小剧情接入,用户更具代入感。

2、美食测评+挑战

B站475.5W粉丝up主"记录生活的蛋黄派"以及552.6W粉丝up主“绵羊料理”,视频作品大多以美食测评和美食挑战为主:制作或试吃当下热门食材和配方、挑战奇葩吃法、挑战一次性大量吃某款食物,以噱头十足的标题强势吸引用户关注。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绵羊料理”的“封神之作”,其首支破千万播放的视频

它们的标题多为“挑战xxx”“xxx元可以吃xxx”“花xx小时做xxx”,此类内容在B站比较常见,考虑时长问题,在快手和抖音兴起的机会较少。

3、美食探店

街头美食介绍实质上就是探店向视频的全国版、甚至全球版,是本地美食自媒体最常用的模式。

B站up主“盗月社食遇记” 在穿街过巷打卡地道美食店的同时,挖掘店家背后的故事,充满人间烟火气的画面让视频有了温度,“心里有光,哪儿都美”是“盗月社”的slogan,也是他们账号标签。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恰巧相反的是,抖音博主“大LOGO吃垮北京”走的是“奢华”路线,利用用户的猎奇心理,带着大家去体验“4500块的国宴菜”“2600块的砂锅”“10000块的特别料理”等常人难以品尝的料理。

一个种草、一个过眼瘾,是如今吸引用户观看美食探店视频的两大因素。

二 、美食类短视频到底有多赚钱?

美食类短视频的制作过程就是在不断地“烧钱”,至于如何从回本到有利可图,撇开平台分成和用户赞赏,我们总结了几种变现方法:

1、广告恰饭

众所周知,接广告是内容变现的经典操作,而美食类视频因为高度的垂直性,容易招来食品相关品牌方的“投喂”,尤其是美食制作类视频,在烹调的过程中,所用到的食材、调料、餐具、烹饪器材、小家电等通通是赤裸裸的广告招租位。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日食记”的老刀做菜时使用品牌方产品,种草效果明显

2、探店推广

探店是早期美食自媒体偏爱的创作方式,尤其是本地美食自媒体,如今已成为他们的主要营收。探店和恰饭本质上别无二致,不同的是线下实体商家付广告费,让美食博主亲身到店品尝体验,通常以打卡测评的方式对用户进行安利种草。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广东地区本地美食短视频博主

3、经营电商

在抖音开通商品橱窗、购物车挂视频同款产品当“淘客”,是大多数美食博主迈出的电商第一步,接着便是开通抖音小店,上架自家商品、开通直播卖货等。

同理快手也是相似的运营模式,但由于其为直播服务的显性基因,创作者经常跳脱出定位本身开始卖货,如化妆品、项链、笔芯等与美食互不相干的商品都会上架到快手小店上。而相比小破站自带的推广橱窗,开淘宝店是大多数B站美食up主的选择,而他们的货源一般来自第三方代加工厂。

美食账号在积攒一定人气,得到用户信任后,通常会开启卖货模式,而这中间则有许多可以做加法的地方。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左图为“寻味旧时”抖音购物车;“盗月社食遇记”淘宝店;右图为“次惑小仙女”快手小店

在美食垂类里,从不接商业广告的李子柒几乎是把美食短视频的电商路最早走通的一位。

2018年开设同名天猫旗舰店,目前粉丝数已达524W,其中“李子柒螺丝粉”共66.7万人付款,单价39.7元,光算这个营业额就达2600W+,俨然成为一个品牌食品IP。

4、打造个人品牌,连接新零售

2019年11月,李子柒品牌的实体“快闪店”在北京前门大街开张,这是其个人品牌化的再次升级,利用“线下体验,线上消费”的新零售模式捋顺其自带网红属性的电商逻辑。

同样从线上走到线下的还有“日食记”,2018年11月,坐落于上海的“日食记生活馆”开业,其作为“日食记”内容触达用户的桥梁,重在强调生活场景,走内容零售的路线。

今年7月份,李子柒所属MCN成立食品公司。很明显,李子柒的下一站,是食品商业帝国。

然而,这些都是一定体量的美食大号才有余力做的事情,一般的美食内容创作变现主要停留在前三种。

三、吃播禁令后,大胃王“破产了”?

8月份震动半个美食自媒体圈的“大胃王禁令”,现在看来,似乎风头已过。不少知名大胃王美食博主去掉前缀后,相继回归。

只是吃播博主不再壕,硬核博主不再野。

被央视点名的“雪茸堂小马吃草”,在经历了全面下架视频后重新转型复出,还是熟悉的开场白,但是镜头前的食材大幅缩水,还一度打出“破产了,简简单单吃个土豆”来引起用户注意,同样曾以硬核出名的“藏地九哥”,在其最新发布的视频底下,用户则纷纷留言称“都老实了”“终于可以模仿得起了”。

而曾经单月涨粉372W的“浪胃仙”在摘掉“大胃王”称号后改头换面,变成“平平无奇”的探店博主,依靠原来的人气维持视频热度,但很难再有爆款。

鸟哥笔记,新媒体运营,微果酱,视频工具,分享,自媒体,短视频,广告,推广,新媒体营销

事实证明,没有了“破产式吃播”的美食短视频博主,关注率直线下降,虽然台词和动作一样,但没内味儿了。

这说明创作模式虽然是通用的,但一定要有账号明确的个人标签和人设风格,在令人瞩目的“大胃王吃播”下线后,谁最先成功建立起属于自己的title,谁就能重新跑出。

美食短视频赛道在经历了一次“地震”后,也迎来了曙光,9月3日,由于与日俱增的美食内容,B站原隶属于生活区的美食圈开始独立,跃升为一级分区重新上线,美食短视频在B站的权重大幅上升。

总体看来,美食类短视频还是很有搞头的。吃着吃着就把钱赚了的工作,谁不心动呢。

-END-

作者: 微果酱

本文由 微营销手册 作者:微营销手册 发表,其版权均为 微营销手册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微营销手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