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果RSS阅读器宣布关闭 社交网络们早已接管了RSS阅读器

如果你所有感兴趣的东西都推到你面前,为什么还要主动去订阅?

14185789168

11月12日,当鲜果RSS阅读器宣布即将关闭的时候以及12月12日正式关闭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哪怕一个网络上的朋友分享这个消息。一年多以前,当Google宣布关闭Google Reader的时候,国内的RSS用户们已经大规模(认真地或装模作样地)缅怀过一轮Google Reader了。那时候还有一些和我一样患有信息饥渴症的人对RSS有依赖,他们还会通过RSS订阅新闻和博客。一年多过去之后,这群人中的大部分恐怕已经很多没有再打开RSS阅读器,而是转向了——没错,微信。

我曾经一度非常不能忍受通过微信去阅读长文章,相比于电脑屏幕或者iPad,它:1、屏幕小,看久了眼睛非常容易累;2、图片压缩厉害,当浏览有比较多精美图片的时候,视觉愉悦度很糟糕,尤其是很多直接用PPT压缩成的图片,字小得那叫一个费劲;3、没法做笔记,自认为在在PC、iPad和Kindle上阅读时养成的非常非常好(zuo)的习惯,在微信上做笔记变得非常麻烦。

但是…当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几乎所有的关系网都在微信;你以前订阅的博客,新闻网站,尤其是你认为写得不错的作者也纷纷在微信上开设公号的时候,你的注意力无法不被微信主导。

RSS开始逐渐被小众人群(因为它至今都没有被大众所接受)开始广泛接受的时候,源于博客在小众人群中的流行。即使更新非常勤快的博客作者,一周不过一两篇,要想满足阅读需求,订阅几十个博客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情。那么问题来了,把博客作者的主页放在浏览器的收藏夹里?

除了说出去逼格不是太够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很难了解自己订阅的众多博客中,谁更新了,谁没有更新;以及如果一天之内有十个人更新了,如何把这十个人更新的内容放在同一个导航页去(挑着)读的;更高阶一点的问题则是,如何看到朋友、牛人阅读什么样的内容呢?Google Reader的出现,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而当博客都快死光了,基于博客时代的RSS阅读器怎么办?如果不变,它显然会逐渐死掉,就像Google Reader、豆瓣九点、鲜果一样;如果变,它会迎来重生。RSS阅读器应该怎么变?

其实RSS阅读器已经很难通过转型而再一次获得读者的青睐了,RSS阅读器本质上只是一个工具,它要求读者非常明确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内容,并且还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学习使用、并不断优化自己的订阅源。这听起来不像是普通读者会干的事情,而更多是对特定信息有特殊需求的人,说白了,是专业人士的需求,比如记者、分析师等等。工具产品设计的出发点是极其理性地为提高效率所服务的。现在回想一下Google Reader,甚至是一款理性到冷酷的产品。

除了专业上的主动阅读以外,人们更多的阅读需求其实是模糊的、无目的的、带有非常大不确定性的、消费性的、被动式的阅读。在美国,人们越来越习惯在Facebook、LinkedIn、Twitter上阅读新闻,而不是打开纽约时报;在国内,通过微博、微信看好友分享的新闻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

社交网络们早已不知不觉中接管了RSS阅读器,只不过“阅读”将越来越无法成为一个独立的产品,它其实是一个特性(feature)。就好像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所提到的一样,新闻产品是社交的、免费的、基础性的服务(见:http://shibeichen.com/post/101917113461/mian-fei)。基础性的服务意味着它是一个特性,只有与其它特性(比如社交)共生,互相帮助对方才能长得更大。

阅读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你以为你在主动寻找内容,但更多的时候,是内容在找你。

(这是为一个新上线的服务oneday.im供稿,他们每天上线一个“历史上的今天”的故事,这是给他们写的12月12日的故事。)

注:鲜果RSS阅读器关闭,但鲜果网仍然正常运营。而且可以可以订阅微信公众号,那么问题来了:普通读者为什么要绕一个圈子到鲜果去订阅微信公众号呢?

【作者:师北宸,作者公众号:数字弥母(Digital_meme)】
来源:钛媒体
本文由 微营销手册 作者:微营销手册 发表,其版权均为 微营销手册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微营销手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