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说真能扛起微信电商大旗吗?

20110425173338-1279726033

春节期间我们大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微信红包上面,却忽略了微信电商的另外重要动作:美丽说已经悄无声息进入微信钱包页。自腾讯领投美丽说D轮,美丽说进了手Q之后,关于美丽说进微信的风声在业内早有传说。如今美丽说终于如愿进驻微信,而微信也终于明确不再将电商的宝都押在京东上。

有京东为何还要美丽说

微信与京东的合作自身还是要追求大而全的全品类电商平台,目标当然是直指阿里系。但移动互联网以及微信的局限性使得其电商道路步履蹒跚。较为封闭的微信电商体系内,用户难以去进行横纵向的商品比较,这对于现今已经习惯了对比之下进行购买的理性用户而言显然是不合适的。

其实本质上来说,微信电商至今仅仅是解决了入口问题,即用户通过平台入口可获得商品的初步了解,但很难激发用户的真正购买欲。这如同在商品琳琅满目的商场中用户对同样商品的购买欲望要远远大于孤立仅一家店的时候,也就是在比较中才能最大激发用户的购买需求。

京东与微信的入口合作恰恰具有这般局限性,用户对于京东的深度访问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微信自我生态做电商的最大局限性。

与美丽说的合作则是微信认识自身问题的反思举措,既然理性消费人群一时无法迅速获取,那就主攻冲动型消费人群。

于是,作为天然具备冲动消费特色的以时尚类产品为卖点的美丽说自然就此成为微信电商的救命草。

美丽说真能扛起微信电商大旗吗?

 

美丽说的针对人群与微信用户群是有着较高重合度的,微信可为美丽说带去其最需要的流量及用户,而美丽说的时尚商品又抬高了微信电商的冲动消费指数,可快速激活微信海量的用户的电商行为。从这个层面讲,双方结合是非常合适的。

但我们自然也要看到事物的另一面,即美丽说的用户受众较之微信用户比例并不太大,其他大部分用户的电商行为激活依然并未解决。当然,对于一般电商平台而言此等规模用户已经相当可观,但对于微信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对于微信而言,其电商化道路都不能仅仅依靠京东或是美丽说,而是要综合性去考虑。

与美丽说合作之后,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在接下来微信会以入股、收编等种种形式将具有冲动消费特点的电商平台揽入怀中,以此不断去激发其各个年龄段不同消费习惯的用户的购买欲望。而京东则在用户习惯微信的购买模式以及不再将微信支付仅仅作为抢红包工具的时候,顺利收割其胜利果实。

不得不说这还是一招好棋。

微信电商真能如愿吗?

故事虽然动听美丽,但微信真能如愿吗?铁哥还是有所保留的。微信的电商之路真要如愿还要面临以下挑战。

其一,与阿里的商家争夺战

从去年微信的一系列动作我们其实不难看出,微信电商在现阶段的主要精力还是在与电商平台的合作方面,对于商家是不太重视的。这就基本丧失了商家的争夺主动权。当下商品制造销售企业依然将天猫作为最重要电商合作对象,天猫在流量以及商品品牌度方面也确实做了不少工作。而微信最有机会的服务号却始终未得到充分的开发和利用,当初不少起初对服务号抱有幻想的企业如今也持观望态度,铁哥与不少企业沟通,不少觉得服务号已成鸡肋。用户获取的高成本以及购买行为的难激活都制约着服务号的发展。

其二,内讧

现在打开微信钱包的京东页面,首页会呈现许多与美丽说雷同的冲动型消费产品。京东在与微信合作之初就认定要走冲动型消费路线,将新奇能迅速激发用户购买欲的产品推荐至首页,但碍于京东此类产品的客单价较高以及京东在3C方面长期深入人心的印象使得这项工作并未取得所期望的效果。于是微信才选择了美丽说。

对于微信而言如此选择当然是将自己利益最大化且又将鸡蛋放在了多个篮子里,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其合作方则就不这么认为了。无论我们作何解释,美丽说的出现肯定是要分走京东一部分流量的,还是其自身最需要的时尚类产品流量,自然会有所保留意见。而三方接下来在利益分配的博弈中分歧会越来越大,如果微信无法完全摆平争议,今后的电商道路会充满荆棘。

或许现今微信强势可以暂且让二者搁置争议,但随着合作的深入,利益分配的问题迟早会成为微信电商崩盘的导火线。不患寡而患不均导致分手的案例已经不再少数了。

当然铁哥对于美丽说入驻微信还有期望更大一些的,微信现今要做的也只能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春节后抢红包的零钱如果形成美丽说的购买力,对于用户、微信、美丽说都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本文由 微营销手册 作者:微营销手册 发表,其版权均为 微营销手册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微营销手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