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用户不知情注册财付通 干扰游戏规则?

11

先来一个假设:你刚刚开通了微信,加了数十个朋友,恰逢过节,为了庆祝你的微信首秀,朋友们纷纷定向红包,然后你又被拉入数个群,在群内,你也欢乐地加入抢红包的队伍,1元、2元、5元……红包入账到哪里呢,微信会提示你红包进入了“我-我的钱包-钱包-零钱包”里。

而微信不过是个社交软件,根据监管规定,它是不能承载客户资金的,那么,钱去哪了呢?在微信零钱包页面的最下方,一行毫不起眼的小字透露了真正的资金服务方——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财付通。

那么,问题来了,你的钱既然到了财付通,那是不是证明你开通了财付通账号?而你却没有看到任何相关的服务协议或授权?

事实上,疑惑不仅此一个,微信红包在为大众带来无限欢乐的同时,也突破了不少现有的“游戏规则”,而这些看似打擦边球的行为,究竟是锐意创新还是涉嫌违规?你来判断吧!

你被微信“绑架”了吗?

2月25日,腾讯官方披露了春节期间微信和QQ红包大数据,根据披露的数据,除夕当天两大红包平台的用户们共收发了16亿次红包。其中,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是2014年的200倍。QQ春节红包的收发总量达到6.37亿次,共1.54亿人参与了抢QQ红包。

无论是微信红包还是QQ红包,背后均有财付通提供的底层支付系统,微信红包走俏之前,财付通的用户数被支付宝甩出几条街,易观智库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注册账户数达10.89亿,其中支付宝注册账户占比61.78%、财付通占比18.91%。

而微信红包、理财通等基于微信平台的应用场景诞生以后,财付通这股涓涓细流终于接入了浩瀚的大海。

马年春节,微信红包首秀告捷,当时的数据显示,除夕夜参与红包活动的总人数为482万,平均每个红包10.7元。发红包的前提是绑卡,这导致大量的微信用户为了发红包或提现而绑定银行卡。有业内人士预测,仅春节期间,微信绑卡量或能增加30%,财付通不费吹灰之力便实现了让用户绑定银行卡,尤其是借记卡,与此同时,财付通的用户数也随之大幅增长。

羊年春节,微信红包以更加迅猛之势席卷而来,完胜阿里+京东+1号店+……而随着微信红包的走红,其运作机理也备受关注。

日前,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出了一些疑惑:尚未绑定银行卡的用户在收发红包时,事实上已经使用了财付通提供的服务,零钱最终也进入了财付通为其开启的客户账户,但问题是这种自动开通支付账户的过程并没有任何协议,比如未要求绑卡(快捷验证)或者提供身份证号码进行实名制管理。

而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应当在客户发起的支付指令中记载下列事项:付款人名称;确定的金额;收款人名称;付款人的开户银行名称或支付机构名称;收款人的开户银行名称或支付机构名称;支付指令的发起日期。客户通过非银行结算账户进行支付的,支付机构还应当记载客户有效身份证件上的名称和号码。

“等于说大家在不知情的前提下都被强迫开通了财付通。”他说。对此问题,本报记者以电子邮件形式采访财付通,但对方表示不予以回应。本报记者也特别注册了一个全新的微信号,并收发第一个红包,确实没有相关协议签署的页面跳转。

“我不敢确定微信支付是否有签署服务协议、客户授权的过程,但这一过程事实上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确定主体义务的过程。”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余建军律师对本报记者分析说。

本文由 微营销手册 作者:微营销手册 发表,其版权均为 微营销手册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微营销手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