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完红包 微信支付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问我今年春晚有哪些可以吐槽的梗,我未必答得上来,因为这个晚上我不是在抢红包,就是在教身边年纪较大的亲友如何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抢红包。

和一年前一样,阿里和腾讯在今年春节期间又掀起了一次红包大战。不同的是,去年阿里十分被动,腾讯利用抢红包活动 “偷袭珍珠港”将其打得措手不及。今年,为了扳回一局,阿里很早就开始备战,支付宝在1月推出的新版本中便上线了“新春红包”的功能,并设计了个人红包、接龙红包、群红包及面对面红包等多种玩法,大肆宣传预热。根据阿里的部署,从2月11日到2月19日(正月初一),支付宝与品牌商家一起向用户发放了约6亿元红包,其中现金超过1.56亿元,购物消费红包约4.3亿元。

腾讯也毫不示弱,在2月12日晚9点的首轮春节“摇红包”活动中,微信便派送出了2500个现金红包。整个春节期间,微信计划送出超过5亿元的现金红包,以及超过30亿元的各类卡券红包。

可以说,双方的竞争几近白热化。为了给支付宝红包造势,马云甚至连续好几天在微博上卖力“吆喝”,结果,微信在大年三十这天亮出杀手锏--与春晚联手,引爆了全国“摇红包”。

在除夕的春晚时段,全球有185个国家的微信用户参与了“摇一摇”抢红包,互动总量超过110亿次,互动峰值高达8.1亿次/分钟。全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高达10.1亿次(同比大增超过200倍),在00:00-00:02高峰期每分钟共55万个红包被发出,165万个红包被拆开(同比增加65倍)。而支付宝红包在除夕当天的数量是2.4亿个,仅从除夕的红包收发量来看,微信打了非常漂亮的一仗。

QrU7nuA

但红包不能天天发,春节一过,然后呢?似乎就没有然后了……这样的尴尬在微信第一年推出抢红包游戏的时候就曾经遭遇过。

其实,红包原本是微信团队的无心之作,由于腾讯的高层在每年新年开工的第一天都有向员工派发“利是”的传统,微信的产品经理便开发了线上抢红包的功能。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只花了十多天设计推出的产品在2014年春节期间覆盖了800万人群,发出4000万个红包,实现4亿元的资金流动。红包的意外走红为腾讯的整个支付体系打开了另一扇窗。只是,春节期间在微信上绑定银行卡的用户有相当一部分是冲着红包去的,一旦抢完红包,不少人立即把微信钱包里的零钱提现走人,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可以在微信中花钱的地方。腾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微信支付的负责人吴毅曾说:“红包只是线上线下的一个场景,我们整个脉络就在于如何发展更多的微信支付场景。”

在PC时代,支付宝一直处于霸主地位。由于网购是PC端支付最为重要的场景,因而阿里旗下的淘宝、天猫、聚划算等电商平台为支付宝贡献了绝大部分的交易额。无论腾讯如何砸钱,都不可能让这些阿里系电商接入微信支付。不仅是国内,支付宝在海外也有很广的支付场景,梅西(Macy's)、博洛茗(Bloomingdale's)、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FifthAvenue)及尼曼(NeimanMar-cus)等美国百货公司都支持支付宝付款。

另外,支付宝已经跟134家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关系,基本囊括了我们所熟知的所有银行。然而,微信支付现在仅支持包括招行、建行、光大等在内的9家银行。

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支付的场景已经变了,海量的生活服务消费变成移动支付的主力大军,于是O2O成为了BAT的新战场,之前激烈的打车大战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除了打车,过去一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还在尝试将医疗、出行、餐饮、商超等线下支付场景迁移到线上。支付宝花了近十年才完成复杂的场景建设,培养出大批用户信任网络支付,刚刚起步不久的微信支付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尽管利用了社交关系的红包能够迅速拉动微信支付的绑卡量,但由于缺乏使用场景,短时间内聚集的大量沉淀资金无法在腾讯的体系内流转,最终还是会流入阿里的生态圈。这大概是腾讯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局面--用户在微信上抢红包,却通过支付宝消费。

本文由 微营销手册 作者:微营销手册 发表,其版权均为 微营销手册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微营销手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5

发表评论